头部banner

永生之酒

出自: 2017年第5期
字体: | |


  米 铺

  自我有记忆以来,我爹便经营着一家米铺。镇上的人都说,我爹是镇上最懂米的人。

  他知道几分米添几分水煮出的米饭最是可口,甚至掬上一捧,便能判断出陈米存放的具体年岁。

  我从小便觉得我爹是个神奇的人,受了虫灾被蛀得只剩一半的米、遭了水灾长势不佳的米总会被他从各地高价收罗回来,然后四处奔走,送到合适的地方去。

  合适的地方是我爹的原话,他曾说虽然我家仓库好像有卖不完的米,但这天下之大,总有人食不果腹。我一出生便没有娘,儿时总不愿我爹各地奔波,往往他苦口婆心地向我解释去处,我却只会哭闹着说:“这又不是你的天下,天下间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中外书摘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