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纸窗

出自: 2017年第3期
字体: | |


  巴金回忆他战时在桂林漓江东岸寄寓朋友处的时候说,他渐渐地爱起这个小小的“家”来:“我爱木板的小房间,我爱镂花的糊纸窗户,我爱生满青苔的天井……”

  在北京,糊窗户是用高丽纸,其次才是东昌纸、粉连纸。然而据说明以后才有纸窗,一篇什么文章这么说,大意是窗牖洞开,于是才在床上张幛以避风。不算严格的考据,姑妄听之。

  也许明清以后的人才用纸糊窗,也才领略此中的情趣。月明三五照着花影婆娑,这是温馨的;若是霜天冷月,把因风摇晃的枯枝的影子描在窗纸上,可就显得凄凉了。

  儿时,四五岁,父亲在烟台,家中只有母亲带着我们三个孩子,一夜,有贼来,隔着窗纸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中外书摘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